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dafa888娱乐场 > 都督 >

王坦之修改了司马昱遗诏 桓温受禅愿望落空(图)

发布时间:2019-12-15 04:35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简文帝司马昱从患病到死实在太快了,桓温还在姑孰遥望京城,徘徊观望,建康已是惊天巨变。三个名士精诚合作,先后发力,在东晋就要坠入悬崖的那一刻,生生地扭转了前进的方向,转危为安。等到桓温回过神来,发现沧海桑田、恍如隔世。皇帝宝座在他眼前一晃,就飘往天涯,再也碰不到了。

  先说王氏家族的两个人。第一个是王坦之,字文度。他出自太原王氏,是王述的儿子。王坦之年轻时,名气就大,和郗超并称。王述从小非常疼爱他,都是把他抱在膝盖上,即使他长大了还是这样,所以别人都称他“膝上王文度”。

  桓家虽然也是高门,但相比王家还是差了一等。王坦之曾任桓温的长史,桓温为儿子提亲,娶王坦之的女儿。他想自己位高权重,算是给下属天大的面子了。王坦之说:我回家和父亲商量一下。

  到了家里,王述把王坦之抱在膝上,王坦之讲了桓温求婚的事。王述本来满面笑容,一听后大怒,说:你现在变傻了,居然害怕桓温?怎么能把女儿嫁给一个兵家子。

  当时“兵家子”是对下等人的称呼。王坦之回头对桓温说:我家的女儿已经订婚了。

  后来桓温把女儿嫁给了王坦之的儿子。因为“嫁”属于攀高门,表示桓家在巴结王家。

  372年7月23日,司马昱突然感到身体不舒服,他下诏让桓温入朝辅政,一天一夜连发四道诏令,但是桓温都推辞了。桓温上书,说:谢安、王坦之可以辅佐嗣主,我已经老了,不堪托付后事。

  桓温为什么不肯到建康呢?一,害怕是假的。司马昱催得太急了,不按常规出牌啊。身体好好的,怎么说倒就倒了,是设了个套子让我钻吧。二,就算真的,自己猴急猴急地入朝,未免太沉不住气了。不如先谦虚一下,看看朝中大臣的态度。在这紧要关头,功成名就还是身败名裂,就在毫厘之间,步步惊心,须谨慎前行。

  司马昱有两个儿子,都没有立为太子,桓温做着美梦:司马昱是想禅位给我吧。万没想到,司马昱从发病到去世,只有6天的时间,在司马昱周围的恰巧都不是桓温的亲信。就在这6天,风云突起,天地变色,快得让桓温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。

  巨变之一:司马昱立了新太子。司马昱一生软弱,但生死关头不会退缩,突然在遗诏中立了新太子,11岁的长子司马曜。

  司马昱想法很明确,晋不要断送在我手上,我尽人事。至于桓温会不会废太子,那只能看天意了。

  司马昱还是惧怕激怒桓温,失去理智兵发建康,所以遗诏中做了最大限度的让步:要桓温依周公的先例摄政。

  意思是什么呢?就是太子小的时候,桓温可以行使皇帝的职权,等到司马曜成人后,桓温再还政。同时在后面加了一句:“少子可辅者,辅之;如不可,君自取之。”

  刘备在白帝城把儿子刘禅托付给诸葛亮时,说了相似的话,但性质绝然不同。刘备是在试探诸葛亮,司马昱完全是内心的恐慌,希望桓温高抬贵手,不要对儿子下毒手。如果桓温能够及时看到这个诏书,也许篡位在望,因为行使皇上职权就名正言顺了。然而机会悄无声息地溜走了。

  王坦之当时担任侍中(皇帝近臣),看到诏书后,快步走进司马昱房间,当面把遗诏一点点地撕碎。

  王坦之说:晋室天下,是宣帝(司马懿)和元帝(司马睿)辛苦创立的,怎么能由陛下自作主张?

  王坦之把遗诏改成:国事都按大司马桓温的意思办,请桓温依照诸葛亮、王导的旧例辅政。

  诏书改完,司马昱艰难地睁开眼睛,强撑着看了一遍,点头表示同意,随后头垂下,永远地闭上了双眼。

  遗诏意思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,那就是:桓温可以掌权,但临时皇帝是做不了的,一定要分清君臣的关系。

  虽然有了太子,但大臣们不敢举行登基大典。大家在观望,如果桓温同意,就立即举行;如果桓温不同意,就听桓温的。

  就在此紧要关头,另一个人站了出来,那是琅琊王氏的代表王彪之,他是王彬的儿子、王导的堂侄。

  当年桓温从荆州兵指建康,就是王彪之劝说殷浩、司马昱不能退让,最终成功地逼退桓温,化解了危机。

  365年,桓温移镇姑孰,声威震主,王彪之正任会稽内史(会稽郡的一把手)。各郡都派了主簿、长史高级属官去向桓温请安,表示敬意。但按照规矩去见皇帝才派这些属官,桓温级别不够啊。王彪之考虑再三,最后没有派人去。

  桓温大为恼火,找了个借口免去他会稽内史的职务。但王家势力太大,当年12月又升为尚书仆射(相当于皇帝秘书机构的主要负责人)。

  但是桓温废司马奕的时候,王彪之大转向,协助桓温筹备礼仪。大臣们都不懂废立君主的详细步骤,王彪之安排得井井有条。

  他说:天子驾崩,太子当立,这是常理。如果我们再去询问大司马,肯定要被他责备。

  桓温看到诏书后脸色大变,大失所望。他给弟弟桓冲写信说:遗诏就是让我依照诸葛亮、王导故例罢了,真让人愤愤不平。

  司马曜即位后,史称孝武帝。为了安抚桓温,下诏称:内外一切事务都按大司马的意见办。

  桓温的心依然没有死,既然不能禅让,那只能篡位。但凡是篡位的,必须要走一个程序,那就是皇上给大臣“加九赐”(天子赐给有特殊功勋的诸侯、大臣九种器物,没有太大实用价值,只表示最高礼遇)。

http://burikirobo.com/dudu/906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